2016年6月

在這個空間中,試著在視線被屏蔽的情況下將自我與無法”看到“的外部聯繫起來。

        受到2016年4月在芬蘭赫爾辛基遊覽期間看到的芬蘭建築所具有的空曠和寧靜感的啟發,我希望我可以在自己的學校旁利用空間裡的光線和開放程度設計一個能夠再現這些感覺的冥想空間。
        在位於赫爾辛基市中心的坎普教堂的經歷令我印象深刻。教堂雖然位於鬧市,但內部和外部之間的空間感卻引起令人震驚的震動的巨大差異。這種間距之間的不同我認為與內部空間滿佈的曲線,和窗戶只存在在視平線之上是有十分大的關係的。此外,拋光處理的木材的應用也增加了空間的質感。我的設計“築巢”在放置的海牙火車上站對面,被新的商業區所包圍,甚至如此我仍希望為一剎那可能的寧靜提供棲身之所。